悼念

常是我大学里最好的同学与兄弟,在一起住了四年,因为我上学年龄小,他照顾我很多,毕业时他考上交大研究生,拿到一百元奖金,还分给我五十。但是几天前听到他去年因为癌症过世了,不禁悲叹世事无常。更为遗憾的是,因为他工作变动多的原因,我出国后一直没有他的消息了,直到噩耗传来。

也许我们真是处在这个年龄,我们得淡然地对待一个一个的坏消息,人生如梦,该来则来,该走则走。

我后悔没有早点去北京认真地找他, 如果这样, 我至少还能见他一面.
我也后悔没有留下一张他的照片, 到现在我就记住他的小胡子, 同学都说演日本人不必化妆.
我大概骨子里是虚无的, 经常看到有人在问”人为什么活着”, 有人在思考生命的意义, 我也想过, 但我没有想到什么意义, 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是被动的, 人离开这个世界也是被动的, 中间一切的一切也基本上是被动的, 人不能改变什么, 甚至都不大可能改变自己, 命运如巨大的惯性左右着每个人生老病死, 百年后变成白骨, 千年后化为尘土, 人在某一点时间里应该是具体的, 应该有存在, 应该吃过喝过爱过折腾过, 但是那么短暂, 让人感到人只是在宇宙的一瞬间留下了些许灰尘.
常坚刚的去世大概是我有生以来听到的最具体的一个悲伤, 虽然我一直清楚人总是要走的, 早晚而已, 但是常走得也太早了点. 
现在他的躯体没有了, 但愿他的灵魂还在, 一绺一绺地飘向天堂, 在天堂看着我, 象在南开的宿舍里一样.

About 应坚刚

Room 1406/65643951

Category(s): 未分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