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2014年09月21日

南开85研的往事

张益唐在孪生素数方面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现在是最热的人物了, 看到他的访谈说”我若是在中国无法取得今天这样的学术突破”, 我感觉他这话有点偏执, 所以把多年前写的博文拿出来做些补充放在下面, 为什么呢? 因为当年的同学里那些大家认为最有才的是学几何的, 都去了美国的名校, 但都放弃做学问了. 想说明美国有美国的问题, 其实张益唐没做出这个工作的时候, 在美国的生活也是很普通的, 不受重视, 做个二流学校的代课教师, 这不是正常的事情吗? 他若是在中国, 完全也可以过这样不受干扰的生活, 只要他没有其它方面的要求. 昨天(2010年7月18日)陆明来了, 是我南开研究生同学, 把罗震叫来一起吃饭喝茶, 当然主要是聊天, 25年过去了, 我惊讶胖子(陆)的记性怎么这么好, 同学的名字, 生活的细节都还记得, 我真是不行了, 记忆已经变得模糊了. 85年是陈先生主持的南开数学所成立的时候, 研究生分系所, 我是系里概率专业吴老师的研究生, 胖子, 罗, 陈奇是所里的研究生, 记得胖子是胡先生的学生, 罗喜欢统计, 跟了兼职的方开泰教授, 忘了陈奇的导师是谁了, 不过他学的好像是计算复杂性, 他们三个是一个宿舍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青旅之旅(二)

青旅对我来实在是个情结,其实很多国内青旅的卫生设施是差强人意的,不如如家汉庭一类的快捷酒店,但每去一地我总是要查查有没有青旅,如果有的话,我也总是会去看看,如果感觉不错的话,我也会去住几天。 去年的冬令营选拔赛是在南京,虽然现在很难在冬令营选拔赛招到很好的学生,但是我们还是会去做个宣传,指望可能会有漏网之鱼,其实去年还真招到一个冬令营拿一等奖的复旦附中学生,这是题外话。现在很方便,我中午时分到南京,在南师大附中附近摆了一个下午的摊,发了一些广告,和一些学生聊聊,任务就算完成了,说实在的,我不想去抢学生,费尽心机抢来的学生也不一定就是天才,愿意来就来,北大清华想抢就抢去,撑死你们。 完了之后,我就找到一个青旅,名字是时光青旅,它在总统府附近的梅园新村,名字熟悉吗?是当年国共谈判时共产党代表的住处,有一个纪念馆在那里。青旅是由一个民国小楼组成的区域内,本身也是民国小楼改造的,转了几多小巷才找到,在转这些小巷时,心里感叹南京毕竟是民国之都,新政府也没有赶尽杀绝,还留了点痕迹的。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时光青旅当然是一个复古的地方,有很大的厅,足有差不多100个平米,这在我到过的青旅中算是很大的了,随意摆了些桌椅沙发,青旅还提供简餐,面条炒饭之类。青旅的价格不便宜,大床房好像要300块,客人似乎不少,大厅坐了不少人。这个地方位置好,青旅本身的楼有历史,布置的也很古朴,很有文青的范儿,是个不错的选择。 第二次再去南京是这个暑假从太行山回来,在网上看到南京的民国之街颐和路部分整修开放,这又是出乎意料之外,印象中南京是个被战争毁灭的城市,其实很多生活的细节是很难被战争毁灭的。正好,这次就在颐和路附近找,也还真有一个青旅,名称就是南京国际青旅,这次在南师大对面,也是弯弯曲曲的小巷进去,也是一个民国小楼改造的,价钱不贵,大床房才200出头,房间在二楼,卫生间貌似不小。这个青旅的交流厅不是很大,只有四五个小桌子,显得有点挤,晚上我想找个地方坐坐都一直没有空,第二天早上才找到机会坐一会,室外的小院里有一些位置,天气热怕有蚊子也不敢去坐,深秋时坐在那里肯定是不错的。青旅离南京大学校园不远,南大老校友是当年中央大学的一部分,自然很有美感,比起复旦的学院不知道要漂亮多少倍,青旅到颐和路也是走路的距离,颐和路实际上是一个很大的区域,远不止颐和路,是当年民国要人文人集聚的地方,每个小楼的旧主人都似曾相识,但大部分地方都没有开放,不象上海的老街区,时不时会有一个老式的咖啡馆可以坐会儿。刚刚完工的颐和公馆是一个小楼改造的超豪华酒店,还好好像老百姓也可以进去看看,里面的小楼各有特色,非常漂亮,在国内一定没有什么地方可以与之相媲美,我们在里面的一个咖啡厅坐了会儿,要了咖啡和点心,地方超级好,价钱也不算厚道但的确也不是很贵。 这次到日本,也和青旅打了交道。北海道是个旅游胜地,人多,便宜的宾馆不好找,第一天找到一个地方11000日元,说只有一个晚上,第二天只好继续找,找了两个地方都要13000多,而且也只有两个晚上可以住。没办法只好定下一个,望北海道大学走去,在路上突然看到青旅的标志,很亲切,进去问问,有房间,也是只有两天,房间是日式榻榻米,很大没有卫生间,没有空调(北海道的天气可能不需要),外面是JR的路线,火车不断,真有点吵,为了省钱都忍了,日本的旅店是按人算钱的,这个青旅是7500日元每人每晚,折合差不多450,日本的旅店就是这个价,在札幌。青旅离北海道大学几步路,北海道大学有非常漂亮的校园,看得出来,日本人懂得继承和发展,而中国人,什么都想推到重来。从住宿的角度看,日本人的旅店,不管价钱怎么样,干净设施好是最基本的,这个青旅虽然是公共浴室,但浴室绝对舒服干净方便,只是到晚上10点就关闭了,从文青的角度看,日本的青旅很一般,也有一个大厅,但大厅布置和会议室差不多,长条桌,会议椅,桌面铺的白布,灯光就是普通的长条日光灯,没有文艺或者浪漫的气息。 开封也有青旅,我在网上找到的那个叫辉煌国际青旅,可是那天下大雨,车开到了湖边,百度显示湖边也有一个青旅,门面有点寒酸,房子也是典型的农民房子改造的,但门口的确是国际青旅的标志,里面门面不大,价钱很便宜,好像120的大床间,不过以前也碰到过比这还寒酸的青旅,没在意,而且雨下得非常的大,看上去虽然不怎么样,但好歹在湖边,不愿再找就住下了,这个青旅没什么客人,很安静,服务员看上去很土,不够专业,如果天气好的话,这地方的庭园里坐坐也还是不错的,不过我心里是怀疑它的招牌是不是假冒的,在河南这个地方,弄个青旅的牌子冒充一下我是不会奇怪的。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