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2015年02月25日

青旅之旅(三)

2015年的寒假假期没有计划去远处,还是继续青旅之旅,网上查到黄山有三家青旅,两家在屯溪,一家在东黄山,在2/12日开车说走就走,杭州到黄山的高速经过临安,一路很美,用了百度的导航,基本没费什么劲就到了屯溪,屯溪位于新安江上游,是两条河率水和横江会流为新安江的地方,在会流处现在有一小片街建成古城,古城横着的街称为老街,大概有800米长,各式各样的店铺,已经很少有人居住,然后竖着从西到东依次有较短的一马路,二马路,三马路,三条马路各有特色,一马路是一些古董铺,二马路是很多咖啡馆,三门路主要是饭馆,然后老街两边有许多不到一米宽的小巷,小巷里还住着许多人家,颇有生活气息,也有一些名人故居。 老街这里有两家青旅,一家是在老街东头,称为老街青年旅舍,开始我找到这家,但是这家门口是个店铺,感觉不是很好,就走过去找另外一家,这家在三马路北口,店名是小镇青旅,这家感觉不错,门口竖着个大伞,伞下放着休闲桌椅,旁边围着些花草,和青旅毗邻的是一个小酒吧,估计他们是一家人开的,坐着几个外国人,问是否有房间,这个季节人不多,旅店规模也不小,我们“奢侈”点住他们旅店最好的飞阁间,房间在三楼,很大,有个阳台对着马路,卫生间是玻璃隔的,装修得还可以,二三楼都有个平台,随意放着些桌椅。一楼有一个大厅,里面有沙发有大桌子,可以看书讨论交流,感觉很好。 大厅有wifi上网,晚上灯光半明半暗的,我就在这个大桌子上有一搭无一搭地做点需要完成的工作,用微信和朋友聊聊天,浏览看看微博,旁边就是那个小酒吧,有点热闹。店里有只小猫上穿下跳的,还爬到我的电脑键盘上盘着。它大概以为我会喜欢它这样,但我不喜欢动物。我喜欢青旅大概就在于这种一般旅店所没有的温馨。 既然这里的气氛不错,我们准备再住一晚,第二天一早在三马路的一个小店吃来点早餐,驱车去绩溪想去胡适故乡看看,对胡适的了解源于两本书,一本是南渡北归,还有一本是胡适的朋友圈,作为一个学者,我对同为学者的胡适还是有一份敬重的,但是据说(不知真相如何)毛开始因为在北大的一段生活还是比较敬重胡适的,但49年后不知那一年有人问胡适:毛自称是您的学生,您怎么看?胡适说:不敢当,但依毛的能力是考不上北大的。胡适这话实在令人牙酸。不知道毛后来对胡适,对知识界,对北大的那份仇恨是不是与胡适这句话有关,如果有的话,胡适也算是中华民族的“罪人”了。到绩溪有大概70公里,都是乡村小路,路上风景不错,胡适故居的牌匾高调地横在路上,胡适故居在上庄,一个破坏的差不多了的村子,胡适的故居还保存着,50块钱的门票,我也不想进去,胡适说过如此小器的话,也可以理解为什么胡适的后人们居然还拿一个差点在本朝被灭族的文人故居来敛财,令人唏嘘。我在胡适的雕像前行个注目礼也算对胡适先生的尊重了。 回到屯溪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我们到二马路的猫屎咖啡坐,这家猫屎咖啡是木结构的三层楼,布置得很是不错,我觉得,国内的咖啡馆还是星巴克和猫屎两家比较地道,20块钱至少喝到满满的一杯,环境也不错。 第三天,我们吃完早饭又到猫屎咖啡喝了杯咖啡,任何出发去东黄山青旅,这家青旅是在黄山东边,里屯溪有差不多一百公里,有高速,但我们还是走的普通公路,普通公路蜿蜒在黄山脚下,景色很美,沿着丰乐河形成的丰乐水库,路上不停地停车看看,中午在水库边的一个农家吃饭,农家后门正对水库竹林,很有野趣,农家爷爷一家也很朴实,说两人50元吧,给我们做了三个菜,吃的很好很舒服,是真正的农家乐,五星推荐。 吃完再走30公里就到黄山景区门口了,其实因为门票的关系,我一直还没进去过黄山,不去也罢,很少有进花钱的景区不后悔的(九寨沟除外)。下午3点多到,总共走来5个小时,东黄山这个地方应该是后来开发的度假地,但冬天很萧条。青旅也没什么人,他们正在打扫,准备过年。青旅象是家属楼改造的,很大,三层,后边有个院子,一楼是大厅,有不少沙发桌椅,院子里也有不少木桌椅,一看就是个很舒服的地方,大厅里还有一个演艺角,似乎老板是个文艺青年,晚上就开始弹吉他唱歌,虽然观众不多,唱的还是很有感染力的。 放下行李,老板推荐到对面去玩,青旅对面是别墅度假村,也可以住宿,价钱是480,可以闲坐,还可以爬山。晚上到处找不到吃饭的地方,问老板,老板推荐去一公里外的农家乐,农家乐的老板给我们做了一个香锅鸡,一个整鸡60元,吃得也算不错。 要抱怨的就是,房间太小,只要4,5个平方,还有一个实在不怎么样的卫生间,因为没什么人,热水不热,空调也不产生热气,房间还没有wifi, 这条件让人牙疼。晚上居然还因为风大吹断电线停电了,一下子就回到50年前。 第二天一早,没有早饭,热水不够开泡不了方便面,只好开车回到屯溪,回来是走高速,一个小时就到,吃了点馄饨,再到猫屎咖啡坐。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