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大学?

几天前一直在医院挂水,闲得无聊,就忽然想起和教务处长闲扯教学,我说复旦是一个“严进”的大学,入学要求很高,所以应该宽出,假设学生都是优秀的,故而让学生自由学习,在没有没有考试压力的环境下学习。当然不是没有没有考试,  ABCD还是要分的,但不设F。

如果我是个大人物,教务处长也许会觉得这想法有点创新,让手下研究一下可行性。但我一个普通教师,当然当我是瞎扯,其实我自己也不肯定是不是瞎扯。那就来查查什么是大学,在wiki上是如下定义的:

A university (Latin: universitas, “a whole”) is an institution of higher (or tertiary) education and research which grants academic degrees in various subjects and typically provides undergraduate education and postgraduate education. The word “university” is derived from the Latin universitas magistrorum et scholarium, which roughly means “community of teachers and scholars.”[1]

大学是个给予类似于本科学位和研究生学位的地方。大学这个词本身是“教师和学者的社团”这么一个意思。这样看来大学其实是有两个功能的,一个是颁发合格证这种,最早的欧洲大学是授予法律学位的,似乎真应该有合格线,否则出来混的学生有可能对法律狗屁不通,对医学的学位更是如此。中国古代的秀才举人那也是很难考的。另外一个应该是学术,就是  “教师和学者的社团” 是 academic, 就如同对于哲学数学或者自然科学这类专业而言,这些东西学了也不表示你合格做什么事情了,也不能去挣大钱,合格了怎么样?无非可以去做学术研究了,研究自然,搞清楚因果,研究哲学,搞清楚人为什么不同于动物,研究数学,搞清楚人类抽象思维能达到什么高度。不合格怎么样?无非是去随便找个工作把自己处理掉。其实都没有什么,将来的江湖地位还是要靠自己拼的。

再闲扯两句大学教育,中国政府通常的口号是为国家建设培养合格人才,但是大学教师的情怀还是要高一些,希望大学培养有思想有理想有独立思考精神的青年,现在这个年代,中国正处于摸索这条把烧鸡变为活鸡的路怎么走的阶段,指望这些青年热血朝气地来参与,但是现在的青年学子只知道学经济金融,毕业后就想一头扎进金融公司赚钱,哪有什么理想热血可言。所以有所谓的“精致的利己主义”或者“常青藤的绵羊”只说,其实这就是教育常态,你偶尔在历史的瞬间会看到热血和理想,但常态就是这样,无论哪个年代,社会精英们(现在主要是这些名校学子)都需要一个平台证明自己,可以是钱,可以是权力,可以是实现社会责任的荣誉,但是在平常的年代,或者是这个特别的年代,昔日的荣誉基本上被摧毁得烟消云散,最终所有的教育者和被教育者似乎都剩下一个标准检验自己:钱和权力。

数学这个东西,喜欢的人很喜欢,不喜欢的人也很多,每年150多个优秀学生进复旦学数学,那肯定都是意气风发,觉得中学学那么多都学好了,到大学专门学个数学还会学不好?玩着就搞定了。但是两年下来,数学分析,高等代数,实变,复变,抽代,常微,拓扑,几门课上完考完,很多人立刻就懵了,根本不知道数学还有这么多花头,这每门课的难度深度都远远超过高中三年的数学(对不起,那不能叫数学,叫学数吧),最终学得好,能拿A的不超过30个,还有一小部分学生从第一学期开始就处于补考的状态,一次过不了,两次,三次,连老师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老师认为自己是教师,应该有责任性,不能放出一个不合格的人才。但是我经常会仔细地去想想,d和f真的就是合格不合格的分界线了?其实他们出去工作可能几辈子也用不到那些实变复变的,但是他们本来都是聪明的学生,现在被补考搞得自信心全无甚至精神萎靡了,哪里还有“合格的人才”,实际上很可能是“毁人才”或者 “毁人”,不如给他们d出去社会上自生自灭,说不定风生水起,春风吹又生。。。。现在的同学聚会,最得意的几个一般不会是当年学习最好的几个。

算了,这就是个体系,大家都在体系上,复旦在中国大小是个名校,它给人留下的印象应该是这样的:学生努力学习有理想,教师勤奋工作有原则,学校管理严格有章程。大家都利己地维护这个体系,至于其它怎么样,体系上的螺丝钉是管不着的,同学还是自求多福吧,好好学,努力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About 应坚刚

Room 1406/65643951

Category(s): 未分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