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2019年06月25日

悼念老爸

悼念父亲   2019/4/13号, 爸爸去世了.   本来4/12日周五我想开车回去, 要做个车检, 后来打听车检只需要用到行驶证, 所以就打算坐高铁回去, 毕竟高铁不到一个半小时, 也比较轻松. 但没买到当天的高铁票, 只好买了13号周六下午3:40的票, 五点钟到, 正好吃晚饭, 吃完饭陪爸妈打麻将, 这是惯例.   一切都是按照预想的那样, 爸妈还有伟伟和我一起打麻将, 爸爸那天运气不错, 嬴了300块, 我和伟伟大概都输了150块, 妈妈基本上不输不赢, 堪称是最理想的. 只有中间一件事说起来有点诡异, 麻将间的灯在8:30的时候突然坏了, 我们只好拿来台灯继续.   麻将大概是9:30结束, 比预想的早一点, 也正常也不正常, 通常是伟伟因为工作忙想结束, 爸爸是想要多打一会儿的, 但这次爸爸也说肩不大舒服, 就说那就不打了吧, 另外可能也因为他赢了钱, 见好就收.   到这里一起都很正常,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我的朋友黄瓜

我的朋友黄瓜   回过头再翻翻微信中和黄彩德的对话, 他在我微信中的代号是黄瓜. 这个手机是5月份换的, 我在微信上和他的对话最早是11/28, 看样子我和他的交流太偶尔了. 11/28晚上快八点, 我给他转发了一篇zaker的文, 题为《福建有座城,可缓缓归矣》, 说的是福建宁德, 我发此文给他是因为他是福鼎人, 在宁德旁边, 看到宁德我想起朋友来了, 然后随意聊了几句. 再下面就是2019/1/10, 我给他发了他上次知道我糖尿病之后从日本带的降糖药中的日文说明书, 让他翻译给我看看, 来回几个回合, 我最后看到是汉方药, 就觉得可信度不高, 也没有吃. 然后是1/13早上10点22分, 他问我 “复旦附近的东方肝胆医院, 你有认识的人吗?” 我说 “没有”, 因为我以为他只是随便问问的, 没有多言. 第二天1/14早上差不多同样的时间, 我正准备离开办公室去外地, 他的微信吓我一跳 “我得了肝癌, 右肝全部坏死, 今明天准备去上海肿瘤医院. 我还是没能逃过一劫.” 我当时愣住一会儿, 想着也许是他转发谁的微信给我, 问 “什么?” 他答 “肝癌”,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