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克萨斯诉怀特案(1869)

Texas v. White (1869)

德克萨斯诉怀特案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

TEXAS

v.

WHITE ET AL.

December Term, 1868

 

Citations: Texas v. White, 74 U.S. (7 Wall.) 700 (1869); 7 Wall. 700; 19 L. Ed. 227; 1868 U.S. LEXIS 1056; 1868 WL 11083.

 

德克萨斯州诉怀特案是1869年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进行诉讼的一个重要案例。在该案中,德克萨斯州的内战后重建政府声称德克萨斯州的邦联政府在内战期间非法出售了由德克萨斯州自1850年起拥有的美国国债(联邦债券)。德克萨斯州根据《美国宪法》第3条第2款第2项,直接向美国最高法院提起诉讼,即联邦最高法院对以州为一方的某些案件保有初审管辖权。

 

首席法官萨尔蒙·蔡斯(Salmon P. Chase)代表五位多数派法官撰写司法意见书。大法官罗伯特·格里尔(Justice Robert Grier)发表了异议。

 

多数意见书认为:

 

“各州之间的联盟从来就不是一个纯粹人为的和随意的关系。它开始在各殖民地中间,出自于共同的起源,相互的同情,类似的原则,相似的利益和地理的联系。这一联盟的 性质通过独立战争得到确认和加强,并由《邦联条例》(全称Articles of Confederation and Perpetual Union《邦联和永久联合条例》)赋予明确的形式、性质和认定。通过这些,联盟被郑重宣布为‘是永恒的。’而当《邦联条例》被发现不能满足国家的迫切需要时,美国宪法被制订来“形成一个更完善的联邦。”很难用除了这些词汇之外别的说法来更清楚地传达不可分割的联 合这个理念。如果一个永久性的、致力于完善的联盟不是不可分割的话,那么还有什么是不可分割的呢?”

 

“因此,当德克萨斯成为联邦的一个成员时,她就进入了一个不可分割的关系。永久性联盟的所有义务,联邦内共和政府的所有保证,立刻联结到德克萨斯州。完成接受她进入联邦的行为远远超过一个合约;这是把一个新成员纳入政治机构。而且这是终极性的(行为)。德克萨斯和其他州之间的联合跟最初的(十三)州之间的联合一样,同样完整,同样永久,同样不可分割。没有复议或撤销的余地,除非通过革命,或者获得联邦的同意。”

 

“考虑到(分裂、脱离联邦)是在宪法规定下的行为,(德克萨斯州的)分离法令,由(德克萨斯州)分离会议通过并获得大多数德克萨斯州的公民的认可,以及所有(德克萨斯州)立法会旨在落实该条例的行为,都是绝对无效的。他们完全没有法律基础。德克萨斯州,作为联邦的一员,她的义务,德克萨斯州的每一个公民,作为联邦的公民,他们的义务,依然完整,未受损伤。由此必然地(得出结论),德克萨斯州并没有停止成为(联邦的)一个州,德克萨斯州的公民也没有停止成为联邦的公民。否则,德克萨斯州必然已成为外国,她的公民也成为外国人。这场战争也已必然不再是镇压叛乱的战争,而且必然已经成为征服和奴役的战争。”

 

“没有必要试图准确定义一个州政府的什么行为该被视为有效或无效。可以说,也许以足够的准确度,维护公民之间的和平和良好秩序的必要行为,例如,支持和保护婚姻和家庭关系的行为,规定遗产继承顺序,管理财产的输送和转移,不动产和个人财产,并为人身伤害和房地产损失提供救助,以及其他类似的行为,这些行为如果从合法政府发出是有效的,也必须一般认为是有效的,尽管是从实际存在但不合法的政府而来。而为促进或支持反抗联邦的的行为,或旨在挫败公民的正当权利的行为,以及其他类似本质的行为,在一般情况下,必须被视为非法和无效的。”

 

蔡斯法院最终裁定:德克萨斯(邦联)州与怀特(White)和智利 (Chiles)的关系“因此是叛国和无效的。”因此,他裁定当前的德克萨斯州依然拥有这些债券的所有权,并有权取回这些债券或从已经成功赎出债券的当事人那里获取等价现金。

 

 

 

 

About 涂云新 (TU Yunxin)

涂云新,男,祖籍四川达州,复旦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法学博士;奥斯陆大学(University of Oslo)国际人权法硕士(LL.M);复旦大学人权研究中心(国家人权教育与培训基地)青年研究员,教育部教育立法基地暨上海教育立法咨询与服务研究基地(复旦大学)青年研究员。Email: chinatu@live.com 电子邮件 Dr. TU Yunxin, Lecturer in Constitutional Law at Fudan University Law School,Shanghai, China (PRC)